华严法界观门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Thursday, August 30, 2018, 06:12 (300天前)

华严法界观门

京终南山释杜顺集

摘自大正藏 第 45 册 No. 1884宗密《注华严法界观门》 校于《中国佛教思想资料选编》第二卷第二册

修大方广佛华严法界观门,略有三重。 真空第一,理事无碍第二,周遍含容第三
真空观

第一真空观法,于中略开四句十门:一、会色归空观,二、明空即色观,三、空色无碍观,四、泯绝无寄观。
就初门中为四:

一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色不即是断空,故不是空也。以色举体是真空也,故云以即空故。良由即是真空,故非断空也。是故言由是空,故不是空也。 二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以青黄之相非是真空之理,故云不即空。然青黄无体,莫不皆空,故云即空,良以青黄无体之空非即青黄,故云不即空也。 三、色不即空,以即空故。何以故?以空中无色,故不即空;会色无体,故即是空。良由会色归空,空中必无色。是故由色空故,色非空也。 上三门以法简情讫。

四、色即是空。何以故?凡是色法,必不异真空,以诸色法必无性故。是故色即是空。如色空既尔,一切法亦然。思之。
第二、明空即色观者,于中亦有四门。

一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断空不即是色,故云非色。真空必不异色,故云空即色。要由真空即色,故令断空不即色也。 二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以空理非青黄,故云不即色。然不异青黄,故言空即色。要由不异青黄,故不即青黄,故云即色不即色也。 三、空不即色,以空即色故。何以故?空是所依、非能依,故不即色。必与能依作所依,故即是色也。良由是所依,故不即色;是所依,故即是色。是故由不即色,故即色也。 上三门亦以法简情讫。 四、空即是色。何以故?凡是真空,必不异色,以是法无我理非断灭故,是故空即是色。如空色既尔,一切法皆然,思之。
第三、空色无碍观。

谓色举体不异空,全是尽色之空故,则色尽而空现。空举体不异色,全是尽空之色故,则空即色而空不隐也。是故菩萨看色,无不见空;观空,莫非见色。无障无碍,为一味法。思之可见。
第四、泯绝无寄观。

谓此所观真空,不可言即色不即色,亦不可言即空不即空,一切法皆不可,不可亦不可,此语亦不受。迥绝无寄,非言所及,非解所到,是谓行境。何以故?以生心动念,即乖法体、失正念故。又,于前四句中,初二句八门,皆简情显解;第三句一门,解终趣行;第四句一门,正成行体。若不洞明前解,无以蹑成此行;若不解此行法,绝于前解,无以成其正解;若守解不舍,无以入兹正行。是故行由解成,行起解绝。
理事无碍观

理事无碍观第二。但理事镕融,存、亡、逆、顺,通有十门。
一、理遍于事门。

谓能遍之理性无分限,所遍之事分位差别。一一事中,理皆全遍,非是分遍。何以故?彼真理不可分故。是故一一纤尘,皆摄无边真理,无不圆足。
二、事遍于理门。

谓能遍之事是有分限,所遍之理要无分限。此有分之事,于无分之理,全同非分同。何以故?以事无体,还如理故。是故一尘不坏而遍法界也。如一尘,一切法亦然。思之。

此全遍门,超情离见,非世喻能况。如全一大海在一波中而海非小,如一小波匝于大海而波非大,同时全遍于诸波而海非异,俱时各匝于大海而波非一。又,大海全遍一波时,不妨举体全遍诸波;一波全匝大海时,诸波亦各全匝,互不相碍。思之。

问:理既全遍一尘,何故非小?既不同尘而小,何得说为全体遍一尘?一尘全匝于理性,何故非大?若不同理而广大,何得全遍于理性?既成矛盾,义极相违。 答曰:理事相望,各非一异,故令全收而不坏本位。先理望事,有其四句: 一、真理与事非异故,真理全体在一事中。 二、真理与事非一故,真理体性恒无边际。 三、以非一即非异故,无边理性全在一尘。 四、以非异即非一故,一尘理性无有分限。 次事望理,亦有四句: 一、事法与理非异,故全匝于理性。 二、事法与理非一故,不坏于一尘。 三、以非一即非异故,一小尘匝于无边真性。 四、以非异即非一故,一尘匝无边理而尘不大。思之。

问:无边理性全遍一尘时,外诸事处为有理性,为无理性?若尘外有理,则非全体遍一尘;若尘外无理,则非全遍一切事。义甚相违。 答:以一理性融故,多事无碍故,故得全在内而全在外,无障无碍。各有四句。先就理四句:一、以理性全体在一切事中时,不碍全体在一尘处,是故在外即在内。二、全体在一尘中时,不碍全体在余事处,是故在内即在外。三、以无二之性各全在一切中故,是故亦在内亦在外。四、以无二之性非一切故,是故非内非外。 前三句明与一切法非异,此之一句明与一切法非一,良为非一非异,故内外无碍。 次就事四句:一、一尘全匝于理时,不碍一切事法亦全匝,是故在内即在外。二、一切法各匝理性时,不碍一尘亦全匝,是故在外即在内。三、以诸法同时各匝故,是故全内亦全外,无有障碍。四、以诸事法各不坏故,彼此相望,非内非外。思之。
三、依理成事门。

谓事无别体,要因真理而得成立,以诸缘起皆无自性故,由无性理事方成故。如波要因于水能成立故,依如来藏得有诸法,当知亦尔。思之。
四、事能显理门。

谓由事揽理故,则事虚而理实;以事虚故,全事中之理挺然露现。犹如波相虚,令水体露现。当知此中道理亦尔。思之。
五、以理夺事门。

谓事既揽理,遂令事相皆尽,唯一真理平等显现,以离真理外无片事可得故。如水夺波,波无不尽,此则水存以坏波令尽。
六、事能隐理门。

谓真理随缘成诸事法,然此事法既违于理,遂令事显、理不显也。如水成波,动显静隐。经云:“法身流转五道,名曰众生。”故令众生现时,法身不现也。
七、真理即事门。

谓凡是真理,必非事外,以是法无我理故。事必依理,虚无体故。是故此理举体皆事,方为真理。如水即波,无动而非湿故,即水是波。思之。
八、事法即理门。

谓缘起事法,必无自性,无自性故,举体即真。故说众生即如,不待灭也。如波动相,举体即水,无异相也。
九、真理非事门。

谓即事之理,而非是事,以真妄异故,实非虚故,所依非能依故。如即波之水非波,以动湿异故。
十、事法非理门。

谓全理之事,事恒非理,相性异故,能依非所依故。是故举体全理,而事相宛然。如全水之波非水,以动义非湿故。

此上十义,同一缘起。约理望事,则有成有坏,有即有离;事望于理,有显有隐,有一有异。逆顺自在,无障无碍,同时顿起。深思令观明现。是谓理事圆融无碍观。
周遍含容观

周遍含容观第三。事如理融,遍摄无碍,交参自在,略辨十门:
一、理如事门。

谓事法既虚,相无不尽;理性真实,体无不现。此则事无别事,即全理为事。是故菩萨虽复看事,即是观理。然说此事,为不即理。
二、事如理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异,故事随理而圆遍,遂令一尘溥遍法界。法界全体遍诸法时,此一微尘亦如理性全在一切法中。如一微尘,一切事法亦尔。
三、事含理事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一故,存本一事而能广容。如一微尘,其相不大而能容摄无边法界。由刹等诸法既不离法界,是故俱在一尘中现。如一尘,一切法亦尔。此理事融通,非一非异故。总有四句:一、一中一,二、一切中一,三、一中一切,四、一切中一切。各有所由,思之。
四、通局无碍门。

谓诸事法与理非一即非异故,令此事法不离一处,即全遍十方一切尘内;由非异即非一故,全遍十方而不动一位。即远即近,即遍即住,无障无碍。
五、广狭无碍门。

谓事与理非一即非异故,不坏一尘而能广容十方刹海;由非异即非一故,广容十方法界而微尘不大。是则一尘之事,即广即狭,即大即小,无障无碍。
六、遍容无碍门。

谓此一尘望于一切,由溥遍即是广容故,遍在一切中时,即复还摄一切诸法全住自中;又由广容即是溥遍故,令此一尘还即遍在自内一切差别法中。是故此尘自遍他时,即他遍自,能容能入,同时遍摄无碍。思之。
七、摄入无碍门。

谓彼一切望于一法,以入他即是摄他故,一切全入一中之时,即令彼一还复在自一切之内,同时无碍。思之。 又由摄他即是入他故,一法全在一切中时,还令一切恒在一内,同时无碍。思之。
八、交涉无碍门。

谓一法望一切,有摄有入,通有四句:谓一摄一切,一入一切;一切摄一, 一切入一。一摄一,一入一;一切摄一切,一切入一切。同时交参无碍。
九、相在无碍门。

谓一切望一,亦有入有摄,亦有四句:摄一入一,摄一切入一,摄一入一切,摄一切入一切。同时交参无碍。
十、溥融无碍门。

谓一切及一,溥皆同时,更互相望,一一具前两重四句,溥融无碍。准前思之。令圆明显现,称行境界,无障无碍。深思之,令现在前。

漩复颂

若人欲识真空理,身内真如还遍外。 情与无情共一体,处处皆同真法界。 只用一念观一境,一切诸境同时会。 于一境中一切智,一切智中诸法界。 一念照入于多劫,一一念劫收一切。 时处帝网现重重,一切智通无挂碍。

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Friday, October 12, 2018, 23:11 (256天前) @ 兼修
编辑: 兼修, 时间: Friday, October 12, 2018, 23:23

般若波罗蜜多理趣品

如是我闻。一时。薄伽梵成就殊胜一切如来金刚加持三么耶智。已得一切如来灌顶宝冠为三界主。已证一切如来一切智智瑜伽自在。能作一切如来一切印平等种种事业。于无尽无余一切众生界一切意愿作业皆悉圆满。常恒三世一切。

时身语意业金刚大毘卢遮那如来。在于欲界他化自在天王宫中。一切如来常所游处。吉祥称叹大摩尼殿。种种间错铃铎缯幡微风摇击。珠鬘璎珞半满月等而为庄严。与八十俱胝菩萨众俱。所谓金刚手菩萨摩诃萨。观自在菩萨摩诃萨。虚空藏菩萨摩诃萨。金刚拳菩萨摩诃萨。文殊师利菩萨摩诃萨。才发心转法轮菩萨摩诃萨。虚空库菩萨摩诃萨。摧一切魔菩萨摩诃萨。与如是等大菩萨众。恭敬围遶而为说法。初中后善文义巧妙。纯一圆满清净洁白。说一切法清净句门。所谓妙适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欲箭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触清净句是菩萨位。爱缚清净句是菩萨位。一切自在主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见清净句是菩萨位。适悦清净句是菩萨位。爱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慢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庄严清净句是菩萨位。意滋泽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光明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身乐清净句是菩萨位。色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声清净句是菩萨位。香清净句是菩萨位。味清净句是菩萨位。何以故。一切法自性清净故般若波罗蜜多清净。

金刚手。若有闻此清净出生句般若理趣乃至菩提道场。一切盖障及烦恼障法障业障。设广积集必不堕于地狱等趣。设作重罪销灭不难。若能受持日日读诵作意思惟。即于现生证一切法平等金刚三摩地。于一切法皆得自在。受于无量适悦欢喜。以十六大菩萨生。获得如来及执金刚位。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大乘现证三么耶一切曼荼罗持金刚胜萨埵。于三界中调伏无余。一切义成就。金刚手菩萨摩诃萨为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左手作金刚慢印。右手搊掷本初大金刚。作勇进势。说大乐金刚不空三么耶心 吽(引)

尔时。薄伽梵毘卢遮那如来。复说此一切如来寂静法性现等觉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金刚平等现等觉,以大菩提金刚坚固故;义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一义利故;法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自性清净故;一切业平等现等觉。以大菩提一切分别无分别性故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四出生法。读诵受持。设使现行无量重罪。必能超越一切恶趣。乃至当坐菩提道场。速能克证无上正觉。时薄伽梵。如是说已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持智拳印说一切法自性平等心 恶(引重呼)

时调伏难调释迦牟尼如来。复说一切法平等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欲无戏论性故瞋无戏论性。瞋无戏论性故痴无戏论性。痴无戏论性故一切法无戏论性。一切法无戏论性故应知般若波罗蜜多无戏论性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。设害三界一切有情不堕恶趣。为调伏故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金刚手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持降三世印。以莲花面微笑而怒颦眉猛视。利牙出现。住降伏立相。说此金刚吽迦[口*逻]心 吽(短)

时薄伽梵得自性清净法性如来。复说一切法平等观自在智印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世间一切欲清净故。即一切瞋清净;世间一切垢清净故。即一切罪清净;世间一切法清净故。即一切有情清净;世间一切智智清净故。即般若波罗蜜多清净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作意思惟。设住诸欲犹如莲花。不为客尘诸垢所染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薄伽梵观自在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作开敷莲花势。观欲不染。说一切群生种种色心 纥唎(二合引入)

时薄伽梵一切三界主如来。复说一切如来灌顶智藏般若理趣。所谓以灌顶施故。能得三界法王位;义利施故。得一切意愿满足;以法施故。得圆满一切法;资生施故。得身口意一切安乐。时虚空藏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熙怡微笑。以金刚宝鬘自系其首。说一切灌顶三么耶宝心 怛览(二合引)

时薄伽梵得一切如来智印如来。复说一切如来智印加持般若理趣。所谓持一切如来身印。即为一切如来身;持一切如来语印。即得一切如来法;持一切如来心印。即证一切如来三摩地;持一切如来金刚印。即成就一切如来身口意业最胜悉地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作意思惟。得一切自在一切智智一切事业一切成就。得一切身口意金刚性一切悉地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时薄伽梵。为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持金刚拳大三么耶印。说此一切坚固金刚印悉地三么耶自真心

时薄伽梵一切无戏论如来。复说转字轮般若理趣。所谓诸法空。与无自性相应故;诸法无相。与无相性相应故;诸法无愿。与无愿性相应故;诸法光明。般若波罗蜜多清净故。时文殊师利童真。欲重显明此义故熙怡微笑。以自剑挥斫一切如来已。说此般若波罗蜜多最胜心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入大轮如来。复说入大轮般若理趣。所谓入金刚平等则入一切如来法轮。入义平等则入大菩萨轮。入一切法平等则入妙法轮。入一切业平等则入一切事业轮。时才发心转法轮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转金刚轮说一切金刚三么耶心

时薄伽梵一切如来种种供养藏广大仪式如来。复说一切供养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发菩提心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救济一切众生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受持妙典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于般若波罗蜜多受持读诵。自书教他书。思惟修习种种供养。则为于诸如来广大供养。时虚空库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说此一切事业不空三么耶一切金刚心

时薄伽梵能调持智拳如来。复说一切调伏智藏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有情平等。故忿怒平等;一切有情调伏。故忿怒调伏;一切有情法性。故忿怒法性;一切有情金刚性。故忿怒金刚性。何以故。一切有情调伏则为菩提。时摧一切魔大菩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熙怡微笑。以金刚药叉形。持金刚牙。恐怖一切如来已。说金刚忿怒大笑心

时薄伽梵一切平等建立如来。复说一切法三么耶最胜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平等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平等性;一切义利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义利性;一切法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法性;一切事业性。故般若波罗蜜多事业性。应知。时金刚手入一切如来菩萨三么耶加持三摩地。说一切不空三么耶心

时薄伽梵如来。复说一切有情加持般若理趣。所谓一切有情如来藏。以普贤菩萨一切我故;一切有情金刚藏。以金刚藏灌顶故;一切有情妙法藏。能转一切语言故;一切有情羯磨藏。能作所作性相应故。时外金刚部。欲重显明此义故。作欢喜声。说金刚自在自真实心 怛[口*赖](二合)

尔时七女母天。顶礼佛足。献钩召摄入能杀能成三么耶真实心 毘欲(二合)

尔时末度迦罗天三兄弟等。亲礼佛足献自心真言 娑[口*缚](二合)

尔时四姊妹女天。献自心真言

时薄伽梵无量无边究竟如来。为欲加持此教令究竟圆满故。复说平等金刚出生般若理趣。所谓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故。一切如来无量;般若波罗蜜多无边故。一切如来无边;一切法一性故。般若波罗蜜多一性;一切法究竟故。般若波罗蜜多究竟。金刚手。若有闻此理趣。受持读诵思惟其义。彼于佛菩萨行皆得究竟。

时薄伽梵毘卢遮那。得一切秘密法性无戏论如来。复说最胜无初中后大乐金刚不空三昧耶金刚法性般若理趣。所谓菩萨摩诃萨大欲最胜成就故。得大乐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大乐最胜成就故。则得一切如来大菩提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一切如来大菩提最胜成就故。则得一切如来摧大力魔最胜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一切如来摧大力魔最胜成就故。则得遍三界自在主成就;菩萨摩诃萨得遍三界自在主成就故。则得净除无余界一切有情住着流转。以大精进常处生死。救摄一切利益安乐最胜究竟皆悉成就。何以故

 菩萨胜慧者  乃至尽生死

 恒作众生利  而不趣涅槃

 般若及方便  智度悉加持

 诸法及诸有  一切皆清净

 欲等调世间  令得净除故

 有顶及恶趣  调伏尽诸有

 如莲体本净  不为垢所染

 诸欲性亦然  不染利群生

 大欲得清净  大安乐富饶

 三界得自在  能作坚固利

金刚手。若有闻此本初般若理趣。日日晨朝或诵或听。彼获一切安乐悦意大乐金刚不空三昧耶究竟悉地。现世获得一切法自在悦乐。以十六大菩萨生。得于如来执金刚位

尔时一切如来。及持金刚菩萨摩诃萨等皆来集会。欲令此法不空无碍速成就故。咸共称赞金刚手言

 善哉善哉大萨埵  善哉善哉大安乐

 善哉善哉摩诃衍  善哉善哉大智慧

 善能演说此法教  金刚修多罗加持

 持此最胜教王者  一切诸魔不能坏

 得佛菩萨最胜位  于诸悉地当不久

 一切如来及菩萨  共作如是胜说已

 为令持者速成就  皆大欢喜信受行

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么耶经

佛说长者女庵提遮师子吼了义经(节录)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Wednesday, October 24, 2018, 04:16 (245天前) @ 兼修
编辑: 兼修, 时间: Sunday, October 28, 2018, 01:31

尔时文殊师利。问庵提遮曰。汝今知生死义耶。答曰。以佛力故知。又问曰。若知者生以何为义。答曰。生以不生生为义。又问曰。云何不生生为义耶。答曰。若能明知地水火风四缘。毕竟未曾自得有所和合。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以为生义。又问曰。若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有所和合为生义者。即应无有生相。将何为义。答曰。虽在生处而无生者。是为正生。故说有义。
文殊又问曰。死以何为义耶。答曰。死以不死死为义。又问曰。云何以不死死为死义耶。答曰。若能明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有所散。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是为死义。又问曰。若知地水火风。毕竟不自得散者。即无死相。将何为义。答曰。虽在死处其心不亡者。是为正死。故说有义。
文殊师利又问曰。常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能明知诸法毕竟生灭变易无定如幻相。而能随其所宜有所说者。是为常义。又问。若知诸法毕竟生灭无定如幻相者。即是无常义。云何将为常义耶。答曰。诸法生而不自得生。灭而不自得灭。乃至变易亦复如是。以不自得故。说为常义。
又问曰。无常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知诸法毕竟不生不灭。随如是相而能随其所宜。有所说者。是为无常义。又问曰。若知诸法毕竟不生不灭者。即是常义。云何说为无常义耶。答曰。但以诸法自在变易无定相。不自得随。如是知者。故说有无常义耶。
又问曰。空以何为义。答曰。若能知诸法相。未曾自空。不坏今有。而能不空空。不有有者故说有空义。又问曰。若不空空。不有有者。即无有事。将何为空义耶。其女庵提遮。则以偈答曰
  呜呼真大德  不知真空义
  色无有自相  岂非如空也
  空若自有空  则不能容色
  空不自空故  众色从是生

耳根圆通注解--曾凤仪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Wednesday, December 05, 2018, 10:04 (202天前) @ 兼修

从闻思修。入三摩地。初于闻中。入流亡所。所入既寂。动静二相。了然不生。如是渐增。闻所闻尽。尽闻不住。觉所觉空。空觉极圆。空所空灭。生灭既灭。寂灭现前。忽然超越世出世间。十方圆明获二殊胜。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。与佛如来同一慈力。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。与诸众生同一悲仰。

楞严经第六卷云。从闻思修。入三摩地。初于闻中。入流亡所。所入既寂。动静二相。了然不生。如是渐增。闻所闻尽。尽闻不住。觉所觉空。空觉极圆。空所空灭。生灭既灭。寂灭现前。此观世音菩萨入道之门也。理极精深。非言诠所及。偶与干法师谈之有味。因述于此。所云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者。谓从返闻而思。从返闻而修。即从返闻而入。至于不生不灭正定之地。

此三摩地。本无动摇。湛然常寂。但以声尘感之。闻根黏湛而出。遂至闻声逐声。流而忘返。去三摩地远矣。唯从闻思修而入。是闻性即理也。思即智也。修即行也。理智行三德圆融。一齐俱到。故一返闻而思在其中矣。一返闻而修在其中矣。思修圣慧。从返闻生。步步归真。地地增进。如下文详明。即入三摩地之次第也。

初于闻中。返流而入。不入于声尘而入于圣流。即与自性相依。外亡其所矣。凡声尘之感。必有其所。今虽亡所。犹未能寂。当声动时。见有动相而欲亡之。当声静时。见有静相而欲趣之。二相历然。故未能寂。唯从亡所而入。至于寂然之地。则动者自动。吾不知其动也。动相何自而生。静者自静。吾不知其静也。静相何自而生。盖亡所之极。不但动相不可得。即静相亦不可得矣。是动静二相闻根所缘。固是所闻之境。二相不生了然明白。亦是能闻之根。亡所闻易。亡能闻难。如是渐增。进进不已。既亡其所。复亡其能。则能闻与所闻而俱尽。

是所闻者声尘也。自亡所而渐至于所闻尽。更无可闻者。则声尘泯矣。能闻者闻根也。自入流而渐至于能闻尽。更无能闻者。则闻根泯矣。根尘俱泯。归于尽地。有尽相可得。即是着空。若住于空。虽得所觉空。未得能觉空也。今外尽其尘。内尽其根。如是尽闻亦不住着。则不但所觉空。而能觉亦空矣。是所觉空者。即人无我也。能觉空者。即法无我也。证人无我易。证法无我难。必以大乘真空空之。而后能觉可空也。有空以空乎觉。而空不得圆。有觉以觉乎空。而觉不得圆。唯以空空觉。并忘乎其为空。以觉觉空。并忘乎其为觉。可谓之圆矣。犹未极也。

极之空即是觉。求空相不可得。觉即是空。求觉相不可得。是觉而无觉。空而无空。故为圆之极也。唯觉极圆。无觉相可得。则所空灭。唯空极圆。无空相可得。则能空亦灭。是所空灭者法空也。能空灭者空空也。俱空不生。然后可谓之生灭既灭也。有声在则声生声灭。有闻在则闻生闻灭。有觉在则觉生觉灭。有空在则空生空灭。皆未离乎生灭也。今人空法空而又空空。凡属生灭者皆已灭尽。则不生不灭。一真如性乃得现前。

夫一真如性所以不现前者。皆为生灭法之所覆。今纤毫荡尽。真体呈露。本自寂然。本无可灭。非有以灭之而后灭也。故谓之寂灭。是寂灭之性。随处显现。不必离声而声自寂灭也。不必离闻而闻自寂灭也。不必离觉而觉自寂灭也。不必离空而空自寂灭也。寂灭现前。安往而不空哉。此三摩地。即首楞严大定。故返闻法门。为此经之纲领也。既得寂灭现前。发起慈悲妙用。抑岂有别法以度人哉。世有不得人空者。则说人空法以度之。世有不得法空者。则说法空法以度之。世有不得空空者。则说空空法以度之。要归于寂灭现前而止。此佛佛一心。不独观世音为然也。永嘉证道歌云。心是根。法是尘。两种犹如镜上㾗。㾗垢尽时光始现。心法双忘性即真。大意类此。

大般若波罗蜜多经·第五分见不动佛品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Friday, December 14, 2018, 02:18 (194天前) @ 兼修

《大般若波罗蜜多经·第五分见不动佛品》
唐·玄奘译

尔时如来四众围绕。赞说般若波罗蜜多。付阿难陀令受持已。复于一切苾刍苾刍尼邬波索迦邬波斯迦。天龙药叉健达缚等。大众会中现神通力。令众皆见不动如来应正等觉。声闻菩萨大众围绕。为如大海不可动会宣说正法。及见彼土严净之相。其声闻僧皆阿罗汉。诸漏已尽无复烦恼得真自在。心善解脱慧善解脱。如调慧马亦如大龙。已作所作已办所办。弃诸重担逮得己利。尽诸有结正智解脱。至心自在第一究竟。其菩萨僧一切皆是众望所识。得陀罗尼及无碍辩。成就无量不可思议不可称量微妙功德。佛摄神力令此四众天龙药叉健达缚等。不复见彼不动如来应正等觉声闻菩萨及余大众并彼佛土严净之相。彼佛众会及严净土皆非此土眼根所照。所以者何。佛摄神力于彼远境无见缘故。尔时佛告阿难陀言。不动如来应正等觉国土众会汝更见不。阿难陀言。我不复见彼事。非此眼所行境故。时佛复告阿难陀言。如彼如来众会国土。非此土眼所行境界。当知诸法亦复如是。非眼根等所行境界。庆喜当知。法不行法。法不见法。法不知法。法不证法。庆喜当知。一切法性无能行者。无能见者无能知者。无能证者无动无作。所以者何。以一切法皆无作用。能取所取俱如虚空性远离故。以一切法不可思议能所思议皆如幻士性远离故。以一切法无作受者。如光影等不坚实故。庆喜当知。若诸菩萨能如是行。名行般若波罗蜜多。于诸法相无所执着。若诸菩萨能如是学。名学般若波罗蜜多。于一切法无所取舍。庆喜当知。若诸菩萨欲得一切波罗蜜多。速疾圆满至一切法究竟彼岸。应学般若波罗蜜多。所以者何。如是学者于诸学中。为最为胜为尊为高。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。利益安乐一切世间。庆喜当知。若诸菩萨能如是学。无依怙者为作依怙。诸佛世尊开许称赞修学般若波罗蜜多。庆喜当知。诸佛菩萨学此学已安住此中。能以右手若右足指。举取三千大千世界。掷置他方或还本处。其中有情不知不觉无损无怖。所以者何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功德威力不可思议。过去未来现在诸佛及诸菩萨。学此般若波罗蜜多。于去来今及无为法。悉皆获得无碍智见。是故庆喜。我说能学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于诸学中为最为胜为尊为高。为妙为微妙为上为无上。庆喜当知。诸有欲取甚深般若波罗蜜多量边际者。如愚痴者欲取虚空量及边际。何以故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功德无量无边际故。庆喜当知。我终不说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如名身等有量边际。所以者何。名句文身是有量法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功德胜利非有量法。非名身等能量般若波罗蜜多功德胜利。亦非般若波罗蜜多功德胜利是彼所量。具寿庆喜便白佛言。何因缘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说为无量。佛告庆喜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性无尽故性远离故说为无量。庆喜当知。三世诸佛皆学般若波罗蜜多。究竟圆满证得无上正等菩提。为诸有情宣说开示。而此般若波罗蜜多常无减尽。所以者何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如太虚空不可尽故。诸有欲尽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则为欲尽虚空边际。是故庆喜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说为无尽。由无尽故说为无量。尔时善现作是念言。此处甚深我当问佛。作是念已便白佛言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如来何故说为无尽。佛告善现。甚深般若波罗蜜多犹如虚空不可尽故。具寿善现复白佛言。云何菩萨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佛告善现。诸菩萨众应观诸色受想行识皆无尽故。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应观无明乃至老死皆无尽故。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如是善现。诸菩萨众应作如是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善现当知。诸菩萨众如是观察十二缘起远离二边。如是观察十二缘起无中无边。是诸菩萨不共妙观。谓要安坐妙菩提座。方能如是如实观察十二缘起。理趣甚深如太虚空不可尽故。便能证得一切智智。善现当知。若诸菩萨以如虚空无尽行相。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如实观察十二缘起不堕声闻及独觉地。疾证无上正等菩提。善现当知。诸菩萨众若于无上正等菩提有退转者。皆由不依如是作意方便善巧。不如实知诸菩萨众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云何应以无尽行相。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如实观察十二缘起。善现当知。诸菩萨众若于无上正等菩提有退转者。皆由远离引发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。善现当知。诸菩萨众若于无上正等菩提不退转者。一切皆依引发般若波罗蜜多方便善巧。是诸菩萨由依如是方便善巧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以如虚空无尽行相。如实观察十二缘起。如是观察缘起法时。不见有法无因而生。不见有法性相常住。不见有法有作受者。是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以如虚空无尽行相。如实观察十二缘起。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能疾证得一切智智。善现当知。若时菩萨如实观察十二缘起。引发般若波罗蜜多。是时菩萨都不见色受想行识。不见此佛世界不见彼佛世界。不见有法能见此彼诸佛世界。若诸菩萨能如是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是时恶魔极生忧恼如中毒箭。譬如有人父母卒丧身心苦痛恶魔亦尔。具寿善现便白佛言。为一恶魔见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极生忧恼如中毒箭。为遍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恶魔皆亦如是。佛告善现。遍满三千大千世界一切恶魔。见诸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。极生忧恼如中毒箭各于本座不能自安。所以者何。若诸菩萨住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世间天人阿素洛等。伺求其短皆不能得。亦复不能扰乱退坏。是故善现。若诸菩萨欲证无上正等菩提。当勤安住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

若诸菩萨能勤安住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则能修满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般若波罗蜜多。若诸菩萨能正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便能具足修满一切波罗蜜多方便善巧。诸魔事起皆能如实觉知远离。是故善现。若诸菩萨欲正摄受方便善巧。应正修行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若时菩萨修行引发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是时无量无边世界诸佛世尊。皆共护念是诸菩萨。应作是念。彼诸如来应正等觉。亦从般若波罗蜜多生一切智。作是念已复应思惟。如诸如来应正等觉。所应证法我亦当证。如是善现。若诸菩萨修行引发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作是思惟。经弹指顷所生福聚。胜有所得诸菩萨众经。如殑伽沙数大劫修行布施所获功德。何况能于一日半日。是诸菩萨不久当住不退转地。常为如来应正等觉共所护念。诸菩萨众若为诸佛所护念者。定证无上正等菩提。不堕声闻独觉等地。于诸恶趣决定不生。常生天人不离诸佛。若诸菩萨修行引发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忆念思惟诸佛功德经弹指顷。尚获无边功德胜利。况经一日若过一日。勇猛精进修行引发甚深般若波罗蜜多。忆念思惟诸佛功德。如香象等诸菩萨众不动佛所常修梵行不离般若波罗蜜多。时薄伽梵说是经已。无量菩萨摩诃萨众慈氏菩萨而为上首。具寿善现舍利子等诸大声闻。并诸天龙健达缚等一切大众。闻佛所说皆大欢喜。信受奉行。

文殊师利所说般若波罗蜜经 节录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Tuesday, December 25, 2018, 01:30 (183天前) @ 兼修

佛言:“汝入不思议三昧耶?”文殊师利言:“不也,世尊!我即不思议,不见有心能思议者,云何而言入不思议三昧?我初发心欲入是定,而今思惟,实无心相而入三昧。如人学射,久习则巧。后虽无心,以久习故,箭发皆中。我亦如是。初学不思议三昧,系心一缘。若久习成就,更无心想,恒与定合。”

舍利弗语文殊师利言:“更有胜妙寂灭定不?”文殊师利言:“若有不思议定者,汝可问言:‘更有寂灭定不?’如我意解,不可思议定尚不可得,云何问我寂灭定乎?”

舍利弗言:“不思议定不可得耶?”文殊师利言:“思议定者是可得相,不可思议定者不可得相。一切众生实成就不可思议定。何以故?一切心相即非心故,是名不思议定。是故一切众生相及不思议三昧相,等无分别。”

大佛顶首楞严经 节录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Thursday, January 31, 2019, 00:28 (146天前) @ 兼修

  尔时,世尊于师子座,从其五体同放宝光,远灌十方微尘如来及法王子诸菩萨顶;彼诸如来亦于五体同放宝光,从微尘方来灌佛顶,并灌会中诸大菩萨及阿罗汉,林木池沼皆演法音,交光相罗如宝丝网,是诸大众得未曾有,一切普获金刚三昧。即时,天雨百宝莲华,青黄赤白间错纷糅,十方虚空成七宝色,此娑婆界大地山河俱时不现,唯见十方微尘国土合成一界,梵呗咏歌自然数奏。于是如来告文殊师利法王子:“汝今观此二十五无学诸大菩萨及阿罗汉,各说最初成道方便,皆言修习真实圆通,彼等修行实无优劣、前后差别;我今欲令阿难开悟,二十五行谁当其根?兼我灭后,此界众生入菩萨乘求无上道,何方便门得易成就?”

  文殊师利法王子奉佛慈旨,即从座起顶礼佛足,承佛威神说偈对佛:

“觉海性澄圆,  圆澄觉元妙;
 元明照生所,  所立照性亡。
 迷妄有虚空,  依空立世界,
 想澄成国土,  知觉乃众生。
 空生大觉中,  如海一沤发,
 有漏微尘国,  皆从空所生;
 沤灭空本无,  况复诸三有?
 归元性无二,  方便有多门。
 圣性无不通,  顺逆皆方便;
 初心入三昧,  迟速不同伦。
 色想结成尘,  精了不能彻;
 如何不明彻,  于是获圆通?
 音声杂语言,  但伊名句味;
 一非含一切,  云何获圆通?
 香以合中知,  离则元无有;
 不恒其所觉,  云何获圆通?
 味性非本然,  要以味时有;
 其觉不恒一,  云何获圆通?
 触以所触明,  无所不明触;
 合离性非定,  云何获圆通?
 法称为内尘,  凭尘必有所,
 能所非遍涉,  云何获圆通?
 见性虽洞然,  明前不明后;
 四维亏一半,  云何获圆通?
 鼻息出入通,  现前无交气;
 支离匪涉入,  云何获圆通?
 舌非入无端,  因味生觉了;
 味亡了无有,  云何获圆通?
 身与所触同,  各非圆觉观;
 涯量不冥会,  云何获圆通?
 知根杂乱思,  湛了终无见;
 想念不可脱,  云何获圆通?
 识见杂三和,  诘本称非相;
 自体先无定,  云何获圆通?
 心闻洞十方,  生于大因力;
 初心不能入,  云何获圆通?
 鼻想本权机,  只令摄心住;
 住成心所住,  云何获圆通?
 说法弄音文,  开悟先成者;
 名句非无漏,  云何获圆通?
 持犯但束身,  非身无所束;
 元非遍一切,  云何获圆通?
 神通本宿因,  何关法分别;
 念缘非离物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地性观,  坚碍非通达;
 有为非圣性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水性观,  想念非真实;
 如如非觉观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火性观,  厌有非真离;
 非初心方便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风性观,  动寂非无对;
 对非无上觉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空性观,  昏钝先非觉;
 无觉异菩提,  云何获圆通?
 若以识性观,  观识非常住;
 存心乃虚妄,  云何获圆通?
 诸行是无常,  念性元生灭;
 因果今殊感,  云何获圆通?
 我今白世尊:  佛出娑婆界,
 此方真教体,  清净在音闻;
 欲取三摩提,  实以闻中入。
 离苦得解脱,  良哉观世音,
 于恒沙劫中,  入微尘佛国,
 得大自在力,  无畏施众生。
 妙音观世音,  梵音海潮音,
 救世悉安宁,  出世获常住。
 我今启如来,  如观音所说,
 譬如人静居,  十方俱击鼓,
 十处一时闻,  此则圆真实。
 目非观障外,  口鼻亦复然,
 身以合方知,  心念纷无绪;
 隔垣听音响,  遐迩俱可闻,
 五根所不齐,  是则通真实。
 音声性动静,  闻中为有无,
 无声号无闻,  非实闻无性;
 声无既无灭,  声有亦非生,
 生灭二圆离,  是则常真实。
 纵令在梦想,  不为不思无,
 觉观出思惟,  身心不能及。
 今此娑婆国,  声论得宣明,
 众生迷本闻,  循声故流转;
 阿难纵强记,  不免落邪思,
 岂非随所沦,  旋流获无妄。
 阿难汝谛听,  我承佛威力,
 宣说金刚王,  如幻不思议,
 佛母真三昧。  汝闻微尘佛,
 一切秘密门,  欲漏不先除,
 畜闻成过误。  将闻持佛佛,
 何不自闻闻?  闻非自然生,
 因声有名字;  旋闻与声脱,
 能脱欲谁名?  一根既返源,
 六根成解脱。  见闻如幻翳,
 三界若空花,  闻复翳根除,
 尘销觉圆净。  净极光通达,
 寂照含虚空;  却来观世间,
 犹如梦中事,  摩登伽在梦,
 谁能留汝形?  如世巧幻师,
 幻作诸男女,  虽见诸根动,
 要以一机抽;  息机归寂然,
 诸幻成无性。  六根亦如是,
 元依一精明,  分成六和合;
 一处成休复,  六用皆不成。
 尘垢应念销,  成圆明净妙,
 余尘尚诸学,  明极即如来。
 大众及阿难,  旋汝倒闻机,
 反闻闻自性,  性成无上道,
 圆通实如是。  此是微尘佛,
 一路涅槃门,  过去诸如来,
 斯门已成就;  现在诸菩萨,
 今各入圆明,  未来修学人,
 当依如是法。  我亦从中证,
 非唯观世音。  诚如佛世尊,
 询我诸方便,  以救诸末劫,
 求出世间人,  成就涅槃心,
 观世音为最。  自余诸方便,
 皆是佛威神,  即事舍尘劳,
 非是长修学,  浅深同说法。
 顶礼如来藏,  无漏不思议;
 愿加被未来,  于此门无惑,
 方便易成就;  堪以教阿难,
 及末劫沉沦,  但以此根修,
 圆通超余者,  真实心如是。”

  于是阿难及诸大众,身心了然得大开示,观佛菩提及大涅槃,犹如有人因事远游未得归还,明了其家所归道路。普会大众天龙八部有学二乘,及诸一切新发心菩萨,其数凡有十恒河沙,皆得本心,远尘离垢获法眼净;性比丘尼闻说偈已成阿罗汉;无量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。

圆瑛法师述耳根圆通法门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Monday, January 07, 2019, 00:55 (170天前) @ 兼修

圆瑛法师述耳根圆通法门

初于闻中,入流亡所,所入既寂,动静二相,了然不生。如是渐增,闻所闻尽;尽闻不住,觉所觉空;空觉极圆,空所空灭;生灭既灭,寂灭现前。

此是妙三摩,从根解结之正行,一门深入之次第。前佛令选择圆根,已密示耳门,于解结次第中,但列三空,意含六结,故观世音,陈述圆通,具示从浅至深,层次分明;解六结、破五阴,以彰修证了义。上发菩提心是愿,此是依愿所起之行;上秉受法门是教,此即依教所起之修也。

初于闻中者:即最初乃于耳根闻性之中,下手起修;以耳根为所入之妙门,以闻性为所照之理境。从根中本觉妙理,起如幻始觉妙智;以智照理,闻熏闻修也。此闻中二字,首宜拣别分明,不可错用因心。一非肉耳之中,以肉耳浮尘色法,不合决定义门。二非耳识之中,以耳识随念分别,固非菩提正因。三非意识之中,以意识生死根本,正是圆通障碍。故阿难请求佛定,佛即三番破识,欲令舍而去之;十番显见,欲令取而用之。眼耳虽别,其性则同。今此闻中,即佛所显之见中也;又即如来,广会四科,遍融七大,所显三如来藏性之中也;又即如来所显,圆湛不生灭性,朗照万法,不偏空有,中道之中也。若能于此体察分明,依之为本修因,自可圆成果地修证。

入流亡所者:古观世音佛,教示从闻、思、修,入三摩地,观世音菩萨,依教起修,初从闻中下手,即闻慧。此句至生灭既灭,即思、修二慧;寂灭现前,即入三摩地。入流是对出流为言,耳根顺闻出流奔声,即结缚之元,反闻入流照性,即解脱之本。故诸佛异口同音,告阿难言:使汝轮转,生死结根,唯汝六根,更非他物,令汝速证,安乐解脱,寂静妙常,亦汝六根,更非他物。观世音秉教所修之法门,正合本师释迦,十方诸佛之意旨。入流:以观智为能入,耳门为所入,入即旋反闻机,不出流缘声,而入流照性也。又即逆彼无始织妄业流,随顺耳根闻性真流,入流即是思慧,更兼修慧。用观智思惟修非识心分别思惟,能闻世间音声者是谁?亦即参究工夫,同前不随分别,世间、业果、众生三种相续,而断三缘。但提起一段疑情,蓦直参去,参闻者是谁,绵绵密密,无有间断。声动时,参闻声者是谁?声静时,参闻静者是谁?即同宗门下,参看话头,一切时,一切处,不离一句话头。但彼多用意根,此专用耳根,为稍异耳。同是智光内照,如佛所言,汝但不循动静等尘,脱黏内伏,伏归元真,则智光不外泄,所有声尘,不期亡而自亡耳,故曰:入流亡所。入流、即是合觉,亡所、即是背尘,背尘合觉,为本经妙修行路,至简要、至巧妙之修法也。

亡所:但于六结中,先解声尘之动结有声为动,祗是初步工夫,而得相应。此之亡所,并非声尘销灭,惟定功得力,而得离尘工夫,则声尘不亡而自亡矣!入流,是修证圆通总诀,亡所、是但得初步效验;如永嘉禅师所云:流非亡所而不入,所非入流而不亡,亡所则入流而亡入流则亡所而入,凡修禅功者,贵在入流耳。

余二十一岁,由闽航海来苏,参常州天宁开和尚学习禅功,参‘如何是我本来面目’一句话头,放下一切思想,提起一段疑情,连参三年,誓见自己本来面目,了明生死大事。至二十四岁冬,在禅七之中,专切参究,乃至饮食不知其味,一切时处,心光皆照一句话头,至第十日下午,二板香止静后,参究得力,身心忽空,内外虚融,定境法乐,非言语所能形容,一动喜心,定境即失。后于别枝香,欲求定境再现,皆不可得。禅七考功时,将是事陈白冶公和尚。则曰:‘汝自后有求定境复现否?’答曰:‘有’。乃警之曰:‘切不可求,若求则魔得其便,汝将为魔眷矣!’复问:‘如是境界好否?’公曰:‘不作圣证之心,名善境界,若作圣解,即受群邪,此不过用心得力,暂得轻安,从此进修,不著不求,悟证有望。’后阅本经,五十种阴魔所述,知善知识,不可不亲近也。至二十八岁,参浙江宁波天童寺寄禅和尚,亦在冬月禅七之中,勇猛精进,生死心切,于第八日晚,定境复现,较胜于前,其乐亦胜。自此深信,宗门中自有奇特事在,后阅楞严经,于向所未通者,无不明了,又信本经为禅门关钥,更复悉心研究,定能发慧,其语亦有征矣!余惜后为丛林供职,重兴道场,办理慈善,主持佛教会务,以致自误禅功,未明本分上事,虽承缁素群推,楞严独步,何异说食不饱,数宝常贫也。

又入流亡所,实非闻性断灭,但以专切反闻,回光返照,心光内注,所有动尘,一一皆亡,闻性不灭。前佛有云:声于闻中,自有生灭,非为汝闻,声生声灭,令汝闻性,为有为无也。然动尘已灭,静尘方现,终日惟闻静尘之境,当知静尘亦是结,亦宜解除,仍旧不舍思、修二慧,不缘所闻静尘,参究能闻静尘者是谁?静尘是境,闻性是心,若闻静尘,还是出流,反闻能闻是谁?方是旋闻与声脱也。

所入既寂,动静二相,了然不生者:上亡所,是解‘动结’,此三句乃解‘静结’,动相不过并言而已。首句所字,即牒上亡所;入字,即仍旧入流。谓所有动尘虽亡,仍是反闻入流,不舍本修,不住静境;此静境即是色阴区宇,如明目人,处大暗室。既寂之寂,非是境静之寂,乃是动静二尘,到此俱寂之境。然所入既寂,则动结与静结俱解,声尘全泯,故曰:动、静二相,了然不生。此了然不生,即动、静二种尘相,了不可得也;此二句亦即既寂之注脚也。而工夫到此,声尘动静二结俱解,则色阴破矣!

如是渐增,闻所闻尽者:此解‘根结’。如是、指法之词,指上反闻离尘,思修二慧,尘中二结已解,根结斯现,此根乃聚闻于耳,结滞为根之根,亦复是结,亦当解除。仍照如是本修之法,渐次增进,加功用行,定力转深,所闻动静二尘,既已了然不生,能闻之根,亦随所闻以俱尽。尘既不缘,根无所偶,到此则根结亦解,无有能受所受,则受阴破矣!根尘既销,识无从生,则想阴亦于此破矣!即佛前云:此根初解,先得人空,正齐于此;以尘亡根尽识泯,人无所依故。此中三结,亦即佛示,六结生起次第中所云,劳见发尘,今粗三结已解,则尘不复发,见不复劳矣!

尽闻不住,觉所觉空者:此解‘觉结’。尽闻二字,是牒上能闻与所闻俱尽,根尘双泯之境,六用不行,惟余一觉。若住此境,但得我空,未得法空,则永堕无为深坑。不住者,仍复加功用行,进观闻性。下句为新证之境,《正脉》云:尽闻之后,根尘迥脱,湛一无边之境现前;故今言觉者,即照此境之智也;所觉者,即此湛一之境也。尽闻若住入则境智恒对,能所仍存,终为胜进之障,即沩山所谓:具足心境也。今言觉所觉空者,谓能觉之智,与所觉之境,二俱空寂,泯然无复对待也。觉是智分,乃属般若,智能契理如何亦空?当知此破法执,若吝惜此智,不肯放舍,即是一种爱智之法爱,亦复是结,亦当解除。《圆觉经》云:‘幻尘灭故,幻心亦灭,幻心灭故,幻智亦灭,幻智灭故,幻灭亦灭;幻灭灭故,非幻不灭。’彼文全同此之解结工夫。今此觉结,即彼幻智,亦即佛示,六结生起次第,智见妄发,发妄不息。今觉结已解,则知见不发,妄不相续矣!

空觉极圆,空所空灭者:此解‘空结’。空即觉所觉空之空,觉即能觉之与所觉,由有此空,空彼能所二觉,则觉结虽解,空亦是结,亦当解除;以能空所空,二俱宛在,空性未圆,若恪惜空理,不肯放舍,即是爱理之法爱,还要入流照性,加功用行,参究空何所依?究而极之,以求圆满空性。

空所空灭者:非惟所空之智境灭,即能空之空亦灭。如以木钻木,火出木烧,二俱灭矣。今空结已解,则行阴破矣!亦即佛言,空性圆明,成法解脱,正齐于此,已得俱空之境。

生灭既灭,寂灭现前者:此解‘灭结’。生灭二字,总指诸结而言。动灭静生,静灭根生,根灭觉生,觉灭空生,空灭灭生,六结皆生灭法,故灭结亦当解除。此结不解,恒住俱空之境,犹为圆通细障,即同‘百尺竿头坐的人,虽然得法未为真,百尺竿头重进步,十方刹土现全身。’惟是此结,最难解除,禅门谓之末后牢关,到此境界,不肯进步,又谓之贴肉布衫难脱,此结一解,则可亲见本来面目矣。同《圆觉经》,迷智四相之寿者相。一我相,心所证者,以所证涅槃,认为我体。二人相,心所悟者,悟知所证之非。三众生相,心所了者,了前悟证俱非,四寿者相,心所觉者,觉前前非,认己为是,即住此相中,深生法爱。譬如有人,不肯断命,祖师门下,谓之命根不断也。故仍须入流照性,返穷流根,灭相迥脱,至不生灭,方是到家时节。

既灭者,即观智还元,一切生灭,悉皆灭已,此去更无可灭。此灭结,即佛前示,六结次第生起之第一结,由汝无始,心性狂乱;今六结尽解,五阴全破,狂心已歇,歇即菩提。亦即佛云:解脱法已,俱空不生,妄穷真露,寂灭真理现前。所谓寂灭者,此寂非对动之寂,从无始来,本自不动之寂也;此灭非对生之灭,从无始来,本自无生之灭也。虚心绝待,妙体孤圆,即如来藏,妙真如性,亦即一乘,寂灭场地,为真心之全体。前佛云:是名菩萨,从三摩地,得无生忍。上解六结,是从闻、思、修,此寂灭现前,是入三摩地,得证圆通。古观世音佛,所授之法,与释迦如来,解结修证,无二无别。既得寂灭现前,亲证藏性,而入首楞严三昧,当登圆教初住之位。下忽然超越之下,皆称全体所起之大用也。

《正脉》云:通前次第解结一科,会于四卷末节:入流,即守于真常,亡所,即弃诸生灭;尽闻即根尘识心,应念销落;觉所觉空,与空所空灭,即想相为尘,识情为垢,二俱远离;寂灭现前,即法眼清明,毫无差爽矣!若会永嘉奢摩他文,入流即息念,亡所即亡尘,亦应仿其文云:‘流非亡所而不入,所非入流而不亡,亡所则入流而亡,入流则亡所而入。’此四句可齐动静不生。又云:‘亡所而入,则入无能入;入流而亡,则亡无所亡。’此四句根尘俱泯,可齐于闻所闻尽。又云:‘亡无所亡,则尘遗非对;入无能入,则念灭非知。’此四句无对无知,可齐于觉所觉空。又云:‘知灭对遗,一向冥寂。’此二句可齐于空所空灭。又云:‘阒尔无寄,妙性天然。’此二句可齐于生灭既灭,寂灭现前,亦似吻合而无闻矣!但永嘉似乎都摄六根,或专摄意根,此经乃专摄耳根为异耳。又永嘉方谈最初销显,向后更有修治,斯经已谈深证高位,向后惟彰发用,今与合会而观,节文宛似,令知圆顿初后,无有异心,行者不可委为高位,视为不切己也。

楞严经脉络-圆瑛法师述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Friday, February 15, 2019, 22:46 (130天前) @ 兼修

此首楞严王即十方如来,得成菩提,不共之定,此定圆含奢摩他等三种别名,成一佛定总名也。此一门超出,即一乘了义修证之法门,方能超出权小,而趣妙庄严路。佛既示总名之后,仍复按定信解修证次序,逐答三名,于正说全经文中,三段各有标出,界线分明:第一卷:佛破妄识无处之后,阿难即求世尊,开示我等,奢摩他路。当知此下,更破妄识非心,妄识无体,乃撤去奢摩他路之障碍;以识心乃楞严大定之障碍,识心不去,大定不成,故此三名,不可用止观释之。以止观不能舍离识心,识心有生有灭,如以生灭心为因,决定不能发明不生灭性,故佛指示根中,不动摇不生灭之见性,更与会四科融七大,极于三如来藏,皆开奢摩他路也。要阿难开解照了,此常住妙明不动周圆之定体,即为著摩他,依正因佛性,略兼了因佛性,微密观照此观非同意识之作观,乃性具即定之慧。佛要阿难,生信发解,圆悟如来藏性,为首楞严定体,文有三卷半,即题中如来密因是也。

第四卷:阿难请示华屋之门,即是悟后请修。以此证知,前三卷半,乃说性,不说修,故独属奢摩他,开解照了,如来藏性本具之定体。此四卷后半以去,佛答妙三摩,佛云:‘阿难,汝等决定,发菩提心,于佛如来,妙三摩提,不生疲倦,应当先明发觉初心,二决定义:一、决定以因同果,若于因地,以生灭心为本修因,而求佛乘不生不灭,无有是处。’此舍识也明矣!二、决定从根解结。教以悟后起修,须于六根,选择一根下手,但从一门深入。此用根也,又明矣!行起解绝,自可入一无妄,一根返源,六根解脱。然后文殊特选耳根,从闻、思、修,即为妙三摩,依正因佛性,略兼缘因佛性,从根修证,乃性具即慧之定。佛要阿难,多闻之人,仍向耳门,就路还家。文有三卷余,即题中修证了义是也。

第七卷末,佛答妙禅那,因阿难白佛言:‘我辈愚钝,好为多闻,于诸漏心,未求出离,蒙佛慈诲指奢摩他显圆理之文,得正熏修指三摩教圆修之文,身心快然,获大饶益。’再请禅那修位,佛为说妙性圆明,离诸名相,本来无有迷、悟、凡、圣之分,因众生一念妄动,故佛先对示染、净缘起。示染缘起,从真起妄,则成十二类生;示净缘起,返妄归真,则成五十五位;由前三摩,证圆通体,则安住圆定,称体起用,万行繁兴。双蹑前之定慧,中中流入萨婆若海,乃如来一切种智之海。文云从是渐修,随所发行,安立圣位,住持本定,历位增进,圆满菩提,归无所得,即为妙禅那,依正因佛性,双兼缘、了二因,乃性具圆融之定慧。阿难自云:‘顿悟禅那,修进圣位。’文祗半卷,即题中诸菩萨万行是也。此是自他两利,上求下化之行。合此三定别名,成一首楞严总号,即阿难所请,十方如来,得成菩提之定,请答相应,啐啄无违也。

诸法无行经 摘录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Thursday, March 14, 2019, 19:19 (103天前) @ 兼修

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白佛言。世尊。如佛所说灭业障罪。云何灭业障罪。佛告文殊师利。若菩萨见一切法性无业无报。则能毕灭业障之罪。又文殊师利。若菩萨见贪欲际即是真际。见嗔恚际即是真际。见愚痴际即是真际。则能毕灭业障之罪。又文殊师利。若菩萨能见一切众生性即是涅槃性。则能毕灭业障之罪。所以者何。若人自有所见即能起业无知无闻。凡夫愚人不知诸法毕竟灭相。故自见其身亦见他人。以是见故便起身口意业。是人妄见忆想分别。作是念。我是贪欲嗔恚愚痴。如是分别故于佛法中出家学道。复作是念。我是持戒修梵行人。我当越度生死。得于涅槃免诸苦恼。是人分别诸法是善是不善。是应知是应断是应证是应修。所谓苦应见集应断灭应证道应修。而复分别。一切诸行皆悉无常。一切诸行皆悉是苦。一切诸行皆三毒炽然。我当疾舍此有为法。常作如是思惟。于诸行中种种取相而生厌心。尔时便作是念。见诸行如是。是名见苦恶厌诸行。是名断集分别诸行。见于灭谛即作是念。我今见灭是名证灭。我当修道便至静处念如是法。作是念已摄心定住。是人先得厌心。今得定心故于诸行中心便舍离。而自愧厌不喜不乐。复作是念。我今于一切法中已得解脱更无所作。我身已得阿罗汉道。是人命终之时见受生处。即菩提中心生疑悔。以此疑故命终之后堕大地狱。何以故。是人于无生法中而分别故。

诸法无行经 摘录之二

作者: 兼修, 发表于: Sunday, May 19, 2019, 20:42 (37天前) @ 兼修

尔时文殊师利言。世尊。师子吼鼓音王如来灭度之后。尔时有菩萨比丘。名曰喜根。时为法师。质直端正。不坏威仪。不舍世法。尔时众生。普皆利根。乐闻深论。其喜根法师。于众人前。不称赞少欲知足。细行独处。但教众人诸法实相。所谓一切法性。即是贪欲之性。贪欲性即是诸法性。瞋恚性即是诸法性。愚痴性即是诸法性。其喜根法师。以是方便教化众生。众生所行。皆是一相。各不相是非。所行之道。心无瞋痴。以无瞋痴因缘故。逮得法忍。于佛法中。决定不坏。世尊。尔时复有比丘法师。行菩萨道。名曰胜意。其胜意比丘。护持禁戒。得四禅四无色定。行十二头陀。世尊。是胜意比丘。有诸弟子。其心轻动。乐见他过。世尊。后于一时。胜意菩萨。入聚落乞食。误至喜根弟子家。见舍主居士子。即到其所。敷座而坐。为居士子。称赞少欲知足细行。说无利语过。赞叹远众乐独行者。又于居士子前。复说喜根法师过失。是比丘不实。以邪见道。教化众生。是杂行者。说淫欲无障碍。瞋恚无障碍。愚痴无障碍。一切诸法。皆无障碍。是居士子利根。得无生法忍。即语胜意比丘。大德。汝知贪欲。为是何法。胜意言。居士。我知贪欲是烦恼。居士子言。大德。是烦恼为在内在外耶。胜意比丘言。不在内。不在外。大德。若贪欲不在内。不在外。不在东西南北。四维上下十方。即是无生。若无生者。云何说若垢若净。尔时胜意比丘。瞋恚不喜。从座起去。作如是言。是喜根比丘。以妄语法。多惑众人。是人以不学入音声法门故。闻佛音声则喜。闻外道音声则瞋。于梵行音声则喜。于非梵行音声则瞋。以不学入音声法门故。乃至尔时喜根菩萨。于众僧前。说是诸偈云。

贪欲是涅槃。恚痴亦如是。如此三事中。有无量佛道。若有人分别。贪欲瞋恚痴。是人去佛远。譬如天与地。菩提与贪欲。是一而非二。皆入一法门。平等无有异。凡夫闻怖畏。去佛道甚远。贪欲不生灭。不能令心恼。若人有我心。及有得见者。是人为贪欲。将入于地狱。贪欲之实性。即是佛法性。佛法之实性。亦是贪欲性。是二法一相。所谓是无相。若能如是知。则为世间导。若有人分别。是持戒毁戒。以持戒诳故。轻篾于他人。是人无菩提。亦无有佛法。但自安住立。有所得见中。若住空闲处。自贵而贱人。尚不得生天。何况于菩提。皆由着空闲。住于邪见故。邪见与菩提。皆等无有异。但以名字数。语言故别异。若人通达此。则为近菩提。分别烦恼垢。即是着净见。无菩提佛法。住有得见中。若贪着佛法。是则远佛法。贪无碍法故。则还受苦恼。若人无分别。贪欲瞋恚痴。入三毒性故。则为见菩提。是人近佛道。疾得无生忍。若见有为法。与无为法异。是人终不得。解于有为法。若知二性同。必为人中尊。佛不见菩提。亦不见佛法。不着诸法故。降魔成佛道。若欲度众生。勿分别其性。一切诸众生。皆同于涅槃。若能如是见。是则得成佛。其心不闲静。而现闲静相。是于天人中。则为是大贼。是人无菩提。亦无有佛法。若作如是愿。我当得作佛。如是之凡夫。无明力所牵。佛法湛清净。其喻如虚空。此中无可取。亦无有可舍。佛不得佛道。亦不度众生。凡夫强分别。作佛度众生。是人于佛法。则为甚大远。若见众生苦。则是受苦者。众生无众生。而说有众生。住众生相中。则无有菩提。若人见众生。是毕竟解脱。无有淫恚痴。知是为世将。若人见众生。不见非众生。不得佛法实。佛同众生性。若能如是知。则为世间将。

乃至说是诸偈法时。三万诸天子。得无生法忍。万八千人。漏尽解脱。即时地裂。胜意比丘。堕大地狱。以是业障罪因缘故。百千亿那由他劫。于大地狱。受诸苦毒。从地狱出。七十四万世。常被诽谤。若干百千劫。乃至不闻佛之名字。自是已后。还得值佛。出家学道。而无志乐。于六十二万世。常返道入俗。亦以业障余罪故。于若干百千世。诸根闇钝。世尊。尔时喜根法师。于今东方过十万亿佛土。有国名宝庄严。于中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。号曰胜光明威德王如来。应供正遍知。今现在彼。其胜意比丘。今我身是。世尊。我未入如是法相门时。受。如是苦。分别苦。颠倒苦。是故若发菩萨心者。若发小乘心者。不欲起如是业障罪。不欲受如是苦恼者。不应拒逆佛法。无有处所可生瞋痴。佛告文殊师利。汝闻是诸偈。得何等利。世尊。我毕是业障罪已。闻是偈因缘故。所在生处。利根智慧。得深法忍。巧说深法。文殊师利。为谁力故。能忆如是无量阿僧祇劫罪业因缘。世尊。诸菩萨有所念。有所说。有所思惟。皆是佛之神力。所以者何。一切诸法。皆从佛出。

主题RSS Feed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