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理解

作者: 三三, 发表于: Tuesday, May 14, 2019, 03:03 (157天前) @ 齐愍乐平
编辑: 三三, 时间: Tuesday, May 14, 2019, 03:25

摧魔洲的自传体书似乎就是那本《净治名相》的实际解释吧,当时是把其自传当故事书读的,《净治明相》也只是粗粗扫了几眼。能所有很多种形式,摧魔洲所说的严格说起来应该算其中一种,只是他的方式似乎是偏重于从正面(悬设)来描述。当然,理解的不一定恰当,可能也不无把能所当大筐的某些嫌疑。


完整帖子:

 主题RSS Feed
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