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章·寻源记 21 把书读薄

by 1001nights, Wednesday, April 05, 2023, 10:15 (446 天前) @ 1001nights

佛陀时代不乏超级利根,如舍利弗等,个把月、几天、甚至闻法后即刻由入流直趣漏尽。对于圣弟子当中的这些杰出人物,实在是唯有敬佩。幸好经藏中还记录下许多并不那么顺利的个案,记录下他们在不同阶段遇到困惑和挫折,以及为克服困难所作的努力。这些地方的细节,似乎更有现实意义。

比如著名的给孤独居士,黄金铺地、大做供养的传奇,加上“布施第一”的称号,基本就是他在大众传播中的全部刻板形象。但布施并不是他唯一的修持,经藏中还记录了不少其他方面的细节。

给孤独初见佛陀,闻法即证初果。一生中,除了为佛陀和僧团大做供养和提供服务,也一直未中断实践,并时常从佛陀和舍利弗等人得到禅修上的帮助和指导。一次重病难支,前去探望的舍利弗带领他重温入流者所具之四不坏净,才令他重新振奋起来,并以佛陀所说入流者的偈子来劝勉他,于“信戒净与见法”继续努力 。可见即便是亲从佛陀闻法入流者,也需不断巩固,有些场景比如重病中,也是不容易唤起明慎的。另一次重病未能好转,临终时从舍利弗得到一个更锋利细致的指引,是他第一次听闻。舍利弗告诉他,这类法通常仅限于出家众。经里记录了这个细致展开的指引,于六根因触生受,相互纠缠的五蕴上,将识的所有依止处一一剥离 。这是一位极具净信,也对法的实践具有热忱的居士,只道一句布施,未免小看了他,也窄化了佛陀时代出家众和居士之间的互动。

在舍利弗的临终指引下,给孤独深受震撼,不久去世。往生后回到祇树林留下一个偈子,其中说到:

明与法为业,戒的崇高为生活;

凡夫从此得以净化,而非以出身或财富。

——《中部143经》《相应部1.48经》《相应部2.20经》

明贯穿了从入流直至临终时在舍利弗指引下的深化和展开;戒(sīla)不是教条,而是品行操守;生命里长时间的修持才堪称为业。短短几句话,是他自己一生行持的写照,也是对后人所作劝勉。在佛陀时代群星璀璨的圣弟子群体中,给孤独居士的程度实在不能算突出,即便在当时的居士群体中,初果也只属常规水准。然而他以平实的用语道出一生围绕最初阶段的磨砺,倒是距离现在的我们更近一点。


完整帖子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