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版70今诠讨论52 前豆后豆

作者: 1001nights @, 发表于: Tuesday, February 18, 2020, 04:18 (49天前) @ 1001nights

风土 07:21
《观割》贴文11月27日,1/3:

第六章 业、果、作、受
第一节 正破业、果、作、受
第一条 单独破业
第一款 业有自性即无生灭,业无自性可说生灭

问:世尊说业住,复说业及果,有情受自业,诸业不失亡。(卅三)
世尊于经中多门宣说业及业果,复说诸业非无有果,更说诸业皆不失坏,及说有情各受自业:故业及业果决定是有。
答:已说无自性,故业无生灭,由我执造业,执从分别起。(卅四)
如前已说业无自性,故彼无生亦无有灭。颂言由我执造业,故业是我执所起。此执复从分别而生。
摄白:佛虽曾说业及果,然无性故无生灭;无性之业我执生,我执复从分别起。

本颂三十三:
(问)
世尊说业住,复说业及果,
有情受自业,诸业不失亡。
本颂三十四:
(答)
已说无自性,故业无生灭,
由我执造业,执从分别起。

风土 07:21
《观割》贴文11月27日,2/3:

[分析]
颂意简明无需多释,其中无自性部分是前文诸颂中反复讨论过的。其中末句“执从分别起”中,分别特指观待割裂法界为自他,执法界少分为自我,其他为外境,建立自他对立,此即根本执着,或称无明,或名“颠倒”。

什么是业、业力?对此事的解释众说纷纭,实际上并没那么复杂。任何一法都是因缘集聚而显现,如果这法的因缘已经基本积累好了,还剩下几项也是很容易出现的因素,然后就因缘具足,该显现了。那么该法就将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显现,很难阻止其发生,这可以看作是缘起法在发展变迁过程中积累的惯性。特别是当所缺的因缘属于心不相应法时,人力几乎完全无法阻挡该法出现。再假如该法与某当事人关系紧密,而且是该当事人所非常不喜欢的,他就一定会大叫:“哎呀,业力难违呀!”相反,如果他是喜欢的,则他多半会吹嘘自己如何英明了得,或者好运难挡。可见所谓业力是由我执从自我的角度,对缘起法的正常演变趋势和结果进行爱恶取舍而形成的扭曲观念。

风土 07:21
《观割》贴文11月27日,3/3:

“业”有时同“业力”解,有时则可以是中性态度的说法,即因缘果法的相续。“诸业不失亡”经常引发“业是如何不错乱,不失亡的”这一问题。回答这一问题,佛教内有很多解释的体系。比如唯识用八识种子说,某些中观家用“业灭能感生果”过渡,等等,其内容有时候相当复杂,难以通达。但如果仔细考究则可发现,此问题并不真的存在。事实是,凡是相续的,人就不以为错乱,不管相续中的某些阶段中外相的改变有多么剧烈,让人惊奇。比如,从毛毛虫到蛹再到蝴蝶,前后相貌极不相似,变化惊人,但无人怀疑其间有所错乱。更有甚者,古人以为蜾蠃捉青虫为子而变蜾蠃,这是错乱的观察结果,但并无人怀疑其因果错乱。原因只是这些变化的相似相续过程是被直接观察到的,甚至观察错了也没关系。业果错乱或者失亡之疑问所以出现,是因为人以自我为中心,以我执相续为主线,对未观察到的某些变异阶段产生疑问。此疑问相当不合正理,为什么凡是我们所见到的一切现象,都被认为是法住法位,因果无一丝错乱,却对没观察到的就要怀疑因果会错乱呢?注意,这种未被观察到并非是绝对无法观察,张三观察不到的,李四未必观察不到。对此,只需要明白法界绝非断灭,显现绝无停止,相续从不中断,此问题就根本不存在。
---贴文完毕


梯形 09:59
又想起某师说种豆得豆,豆性不失,即自性
梯形 10:02
且凭这个轮回

二麻子 10:52
然后,基因排序一看,都是进化来的。

风土 11:05
二谛的不同

梯形 11:14
前豆也不是后豆啊,这个豆性不失说明轮回不好使,说明传宗接代还凑合[呲牙]
梯形 11:15
这在人来说,必须活着时候才行,哈哈

二麻子 11:16
如果说豆性不失就是轮回,哈哈,那可彻底推翻轮回了:其中无有主体呀。

风土 11:17
归谬应用[坏笑]

观自在 11:22
豆性不失是婆罗门教的轮回观

二麻子 11:24
他们可以。。。。佛教不成。

观自在 11:25
嗯嗯
同样的一些名相,佛教和外道的概念是有别的。

二麻子 11:26
他们的可以是因为,他们认为,一切凡夫大众都是大梵的一个投影化身,枝末化身。轮回倒不需要绝对个体。反正都是枝末,最后都要回归大梵

观自在 11:28
梵性不失

二麻子 11:28
他们说,轮回里众生的梵性不失。。。
二麻子 11:28
对。就这个意义。

冷月 11:29
@二麻子 对个人来说,比如麻老不知末学N年前各类感受,但麻老知麻老N年前各类感受,所以这里的"知道"是否是个无法回避的主线呢?[表情]

二麻子 11:32
不好意思。我不知道你 到底在说什么。看样子,主线不连接了。

梯形 11:33
@冷月 哈哈
你己经想到桶子分个儿啦
这次怎么没敏感这是割裂呢

冷月 11:36
对个体而言,确实分个的,是割裂的”事实内容”。

梯形 11:37
我的过去、我过去的感觉。。。这比当下“我”薄弱多了。
当下我一破,那些都不叫事儿

冷月 11:38
那些都是当下的“我”的构件组成部分,虽然可能不是主要部分。

梯形 11:39
主都没了,还啥主线

冷月 11:40
但个体的记忆感受总是各自不同。。。这又可能自动组装成“我”吧。

梯形 11:41
心无边际,但不是全部

二麻子 11:42
@冷月 虽然自动装,实质不是很有道理。因为,记忆肯定不全,没法真的确定我非我。
二麻子 11:43
再特别点,成了植物人的,记忆就没了,但好像吃饭是自吃自饱
所以,记不记,不能成为判据

冷月 11:45
@二麻子 “我”的概念只是妄想认定,体会到就够了?但碰到事还会以“我”为中心,咋整?

二麻子 11:46
串习的事,改变不是很速效。

梯形 11:55
串习这个事是最不好整的了,比什么开悟难多了

梯形 11:56
各种招法分三六九等,最厉害的肯定是输佛血
往下排是发大心坚持普贤行,无心道人。。。靠大梵上帝。。。认了
梯形 12:05
认了与大梵排除掉,那几个就是对割裂不成实的实证深度
梯形 12:19
输了佛血运转了的叫作zuo4家
我们一蹦跶就叫作zuo1家
梯形 12:22
二家一说出来还都一样,都是“割裂不成实”

初初学 15:50
割裂是属于无明?

观自在 15:57
可以这样说吧
观自在 16:06
无明的词义比较隐晦

元之慧 16:31
说的割裂就是祸首罪魁,割裂表示很无辜。这里稍微区分一下:对割裂本身无知即无明。开个玩笑,老师问小明:小明,你是你爸无明生出来的吗?小明说:我爸也不知道?

初初学 16:36
最起码问:割裂的缘起是什么?

元之慧 16:40
问割裂的缘起是什么?如果回答是无明,那么得承认不在凡夫位,这点承认还得有点自知之明才能答出来的。
这样一来,割裂属于无明 不成立,因为回答无明 不在凡夫位,才有割裂不成实这个方便说。

观自在 17:06
《观割》贴文11月27日,2/3:

[分析]
颂意简明无需多释,其中无自性部分是前文诸颂中反复讨论过的。其中末句“执从分别起”中,分别特指观待割裂法界为自他,执法界少分为自我,其他为外境,建立自他对立,此即根本执着,或称无明,或名“颠倒”。

观自在 17:07
麻叔这段,大家琢磨琢磨

观自在 17:11
割裂一词,主要是麻叔提出来的,割裂与无明的关系,应该还是以麻叔说的为准吧

元之慧 17:30
麻叔没规定我们不能灵活运用 只要是药 怎么用是可以多变化 还有麻叔年纪大了 你们不可能一直依他说的为准 总得有自己主见!我想也是他出书的本意

观自在 17:36
依不依变不变,这些个都随意,贴出来只是有个讨论的基础
否则你说你的割裂,他说他的无明,没有共许说不到一块

元之慧 17:38
割裂本身不是问题,换个说法它是心行也是一样!而无明却是属于正见的范围,无正见,割裂就是一只无头苍蝇。

林浩 17:48
我觉得元师兄说的 “对割裂本身无知即无明”这个没有问题[呲牙]
林浩 17:52
对的,重点是在割裂,特别是根本割裂
林浩 17:54
无明怎么搞还是无明,还是搞割裂好

古慈 18:00
@元之慧 我赞成你说的。

观自在 18:03
割裂本身不是问题,换个说法它是心行也是一样!而无明却是属于正见的范围,无正见,割裂就是一只无头苍蝇。
----我对这段不大赞同

古慈 18:04
我基本都赞成。

冷月 18:16
@元之慧 割裂本身不是问题,换个说法它是心行也是一样!而无明却是属于正见的范围,无正见,割裂就是一只无头苍蝇。————这不是把割裂和正见給活活割裂了么?问题严重哦。
冷月 18:19
末学是一直把“割裂”当”贬义词”来看的。
即是说,割裂和正见之间是具有负相关性的。
但那段话,末学感觉其中把这个负相关性给切断了,或者叫活活割裂了。

元之慧 18:22
@冷月 注意:割裂本身不是问题,对割裂本身无知才是问题,你难道区分不出来?

冷月 18:23
观待和割裂不同的吧。否则干嘛用俩词呢。

冷月 18:23
无知才叫割裂,否则就不该叫割裂了。

元之慧 18:25
再联系上面:回答无明你得先承认不在凡夫位!还得有点自知之明

古慈 18:26
在观割书上,无明相关应看截断那部分。

冷月 18:26
割裂本身就蕴含着无知了,不再需要用“无知”再加以修饰了。
冷月 18:27
@元之慧 承认不承认有啥关系呀,该咋说咋说,计较个啥子嘛。

古慈 18:28
观割书中,割裂是与能所对立关联的。

冷月 18:30
@元之慧 难道末学理解错了,一直以为割裂和观待是相似但实际不同的。
冷月 18:31
割裂难道还不到执实那个阶段的意思?
如果不到那个阶段,为何又说“割裂不成实”呢?

冷月 18:33
既然如此道,应该就是针对“已执实”而言才合理的呀。
如果”已执实”,那么末学所言“割裂”本身就蕴含了无知也就是合理的了嘛。

二麻子 18:48
@元之慧 这里有两处,一大一小,地方你没跟上这书的思路。
二麻子 18:49
1.小的地方。书里,无明跟能所对立的认知习惯等价,而对立的习惯表现就是割裂。所以,这三个东西是同位语,而不是谁是谁的因。

二麻子 18:52
2.大点的地方。众生都是无量纠缠的后果,这个无量是能所对立的认知方式无法表达和认识的。这里的纠缠极其复杂悠久,不是简单的一事有一因引发这样简单机械的认知模式能解释。这个认知模式,是需要知道其局限,并改正的。现代完全不使用单一因素导致后果这样的珠串式的 因果模式了。

元之慧 20:40
@二麻子 无论大小的地方,即使同位语及认知模式,我就是觉得直接动不到根本割裂,而谈次生割裂简直就是浪费时间
隔靴骚痒吧[表情]

梯形 20:47
你要说动不到根本割裂是不行的,这别人能听懂

元之慧 20:50
@冷月 缺乏反照技巧,说割裂蕴含无知不否认,起心动念无不是罪

初初学 21:01
割裂即无明,无明即割裂,但无明是截取的结果,割裂就很明确,这个里面是不是还有一点区别?

元之慧 21:01
@冷月 是,只是加强对割裂本身的觉知,向内看,松动一下,真正的还是见地问题,其实我也沒多大把握。
元之慧 21:02
就差转身。

梯形 21:03
说割裂不是病可不行,哪怕说割裂的能力不是病也好。割裂就己经犯病了,而且根治不了。最强的知最强的扭转,也得永远与其战斗,战个平手你都是大圣了。

梯形 21:03
知又分很多,几乎都是割裂
梯形 21:04
你这一个知就把割裂解决了,哈哈

初初学 21:07
十二支缘起到无明就分不清楚了,需要截取,为什么不用割裂直接说呢?

二麻子 21:13
佛为什么不用中文

初初学 21:22
因为中文不是共许的语言

初初学 21:25
但是割裂也是需要截断的吗?

二麻子 21:33
那么,那个时候,割裂也不是共许的词汇

二麻子 21:35
小时候你听故事“从前有座山。。。。”,人家跟你说截断了吗?实际截断得很干脆
很多东西其实就隐藏在我们最基本最深藏的设定里,当局者迷

梯形 22:00
把无明换成割裂,讲到这个份上,毗婆舍那都完成一半了

圣普 22:16
您说的是思维毗婆舍那吧[呲牙]

梯形 22:36
毗婆舍那:“能正思择。最极思择。周遍寻思。周遍伺察。。。”,这些都可归思惟。经上要“即于如是三摩地影像所知义中”如是思惟。
梯形 22:41
有相应心行,如是思惟相应,基本就通了

圣普 22:56
嗯,那还是不离相应心行

梯形 22:57
嗯,离开了等于想像,没法准。

圣普 22:58
请问这相应心行到了什么层面?

梯形 22:59
要直观加决择,决择出敌人、打法、场子、方向等

梯形 07:07
心行也说不好是什么。就比如遇难事的反应,从顺序上说也是因果,平日曛习明显有效;当下反应时又不谈因果,无因果。。[呲牙][呲牙]


完整帖子:

 主题RSS Feed

powered by my little forum